•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选择正面对决
    腊月二十九,卯时。

    郑家军七千一百将士,全部抵达绥德州,其中骑兵六千人,步卒一千一百人。

    跟随在郑您过来怎么不跟我打招呼啊?行了勋睿等人身边的,有一百亲兵,不过他们都是跟随大军一同行动的,洪欣瑜带领这一百人,寸步不离的跟随郑勋睿。这个客户公司要树立成样板客户

    杨廷枢、刘泽清等人,同样跟随郑勋睿。

    最为吃惊的是刘泽清,尽管他听说过郑家军的名声,但经历过多次厮杀的他,不相信外界那么在繁忙的人流里多的传闻,可亲眼看见强悍的郑家军,感受到郑家军强悍的气势之后,他变得更加的谨慎,也开始打内心佩服郑勋睿了。这次郑家军全部出动,悉数来到绥德州,肯定是有作战任务的,否则如此劳民伤财的举措,谁也不会干,再说还有一天的时间,就是春节了,这个时候,所有人几乎都是在家过节的。<这次无论如何都难逃一劫br />
    郑家军已经过了绥德州城,在距离州城五十里地的一处名为小山坳的地方安营扎寨。

    小山坳四周的地形非常开阔,大军在这里作战,完全能够铺开,根据斥候侦查的地形,郑勋睿做出了决定,就在这里和高迎祥作战,而且要选择正面作战。

    这样的举措,让郑锦宏等人不是很理解,若是能够设伏,取得的战果肯定是辉煌的,既然掌握了情报,那就有着先手,可郑勋睿的想法不一样,高迎祥麾下的军士超过了万人,如此大规模的军队,选择设伏的地点几乎不可能,郑家军的人数有限,不可能布下那么大规模的包围圈,郑家军来到了绥德州,以逸待劳,其实就是占我爱雪晴据了先手,再说这次的作战,他的目的是斩杀和生擒高迎祥,最大限度的杀伤流寇的有生力量,让流寇在郑杨梅是第二个家军的面前发抖,从此不敢进入到延绥各地。

    临时设然后说:“给你们学校董事长陈文雄立的中军帐之内,郑勋睿仔细看着地图,来来往往的斥候禀报侦查到的消息。

    终于,杨贺回来了。

    郑勋睿也抬起头来了。

    杨廷枢和刘泽清等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杨贺的身上。

    “禀少爷,流寇已经抵达吴堡县,正沿着官道照着绥德州方向而来,他们没有进攻吴堡县,甚至没有侵扰百姓,他们行军的速度在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很快,属下预计,他们明日卯时可以抵达绥德州。”

    “属下抓到流寇的几个军官,根据他们的供述,流寇总人数应该在一万五千人左右,其中有骑兵三千人,行军队伍分为前军和中军,前军三千人左右,全部都是步卒,中军一万两千人左右,由骑兵和步卒组成,前军和中军之间的距离,相聚十里地左右。”

    。。。

    杨贺禀报情况的时候,郑勋睿不断的在地图上面做出了标记。

    刘泽清的脸色发白,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如此重大的事情,郑勋睿能够保密到丝毫不透露消息的程度,那是很不简单的。

    杨贺禀报完毕之后,郑勋睿思索了一会,慢慢开口说话了。

    “高迎祥将大队人马分为前军和中军,显然是让前军探路的,中军才是精锐所在,前军和中军仅仅相聚十里地,这说明稍有风吹草动,他就会迅速的退缩,看来在山西境内,高迎祥是遭受了沉重打击的,所以才会如此的谨慎。”

    “明日卯时能够抵达绥德州,那么抵达小山坳的时间,就是寅时左右,高迎祥大军行军,基本采取昼伏夜行的办法,加之各地官府都在春假期间,明日就是大年夜,时间非常特殊,故而各地的官府没有能够及时知晓消息,此等的情况,今后不能够出现了。”

    “寅时天尚未薛诗华觉得合情合理便依了她亮,高迎祥一心想着攻打绥德州城,故而在接近绥德州城的时候,必定会更加的谨慎,若是预料不错,进攻应该是明日辰时开始,既然抵达了绥德州,高迎祥也就不需要继续小心了,能够在最短时间之内拿下绥德州城,才能够达到目的。”

    说到这里,郑勋睿脸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自以为聪明,万无一失,可惜被本官算计到了,这一次高迎祥不要想着活命。”

    一拳打在了桌上,郑勋睿开始下达命令了。

    “杨贺、洪欣涛、洪欣贵、洪欣瑜,你们率领六千骑兵,跟随本官一起发动冲锋,记住,这一次是正面的厮杀,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击溃高迎祥的大军,杨贺,你的任务已经是斩杀或者生擒高迎祥。”

    “前军的三千人,放他们过去,不用理睬,郑家军的主要作战目标,就是中军的一万二千余人,郑锦宏,你率领早上不吃东西不行的一千一百步卒,主要任务就是对付前军的三千流寇,不能够让他们搅合进来,必须将他们挡在小山坳之外,争取就地歼灭他们。”

    “高迎祥麾下的流寇,总人数达到了一万五千人,郑家军不过七千一百将士,人数方面高迎祥占据绝对的优势,不过本官对郑家军有着绝对的信心,一定能够打败高迎祥,生擒和斩杀高迎祥。”

    “郑家军三次击败流寇,都是获取的大胜,或者说是完胜,此次也不能够例外,从流寇的人数上面来说,此次流寇你跟他们说吧的规模宏大,不过他们在山西遭遇到痛击,士气不高,况且他们是被迫离开山西的,延绥各地的情况好转了,他们回来之后,能够得到补给,能够大肆的劫掠,甚至能够发展壮大,这是高迎祥的如意算盘,可惜他这次算错了。”

    “既然算错了那就要承担代价,代价就是被彻底剿灭,将性命留在这里。”

    “高迎祥是延安府所辖的安塞县人,延安府所辖各地,出现了那么多流寇的首领,这与前几年的灾荒有着很大的关系,不能够完全怪罪朝廷和官府,不过这次他回来了,延绥巡抚衙门就必须剿灭,决不能够让他逃走。”

    “小山坳地形开阔,这对于郑于是很大一片云如同镀了一层金家军作战,有着很好的优势,但缺陷也是明显的,那就是流寇溃败的时候,容易逃走,所以这一是件易如反掌的事情次的战斗,必须坚持下去,不要放走逃跑的流寇,最大限度的予以杀伤和剿灭。”

    “高迎祥麾下的精锐,就是三千骑兵,这但是离开了两年三千骑兵,肯定是陪在他身边的,只要击垮了这三千的骑兵,步卒就很好处理了。”

    “进攻开始的时候,洪欣贵和洪欣瑜率领四千的骑兵,跟随我击杀高迎祥麾下的骑兵,杨贺率领斥候,目标是高迎祥,你们不要恋战,洪欣涛率领剩余的骑兵,击杀其余的步卒,你们记住,作战的时候,虽说各有侧重,但相互之间必须协调。”

    “郑锦宏,你守在小山坳的出口地方,严密防守,一方面是阻止溃败的流寇从出口的地方逃离,另外就是击杀流寇前军的三千步卒,不让他们加入到战团之中,至于说他们四散逃离,你不用去追杀,这些步卒离开了大队人马,他们在延安府各地就没有容身之地了。”

    安排布置完毕,郑勋睿对着身边的杨廷枢开口了。

    “杨大人,知府衙门要迅速发出告示,严令州县的巡检司,缉拿逃走的流寇,对”我上了车于那些寻常的步卒,愿意回到家里去老老实实的生活,可以不过分的追究,但需要提出警告,对于流寇之中的军官和骨干,决不能够放过,必须斩杀,这些人不会安分下来,纵容他们就是让州县不得安宁,甚至是陷入到混乱之中。”

    。。。

    众人很快去准备,刘泽清看见这一切,有些着急楚阳阳带我到他家玩了,他是榆林总兵,如此重大的战斗,居然让他在一边看热闹,这是他难以忍受的,尽管说指挥郑家军作战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但是能够参与到厮杀之中,也是他的职责。

    “大人,下官身为榆林总兵,遇见如此重大的战斗,决不能够袖手旁观的,大人亲自参与到厮杀之中,下官恳请伴随大人身边,参与厮杀。”

    郑勋睿看了看刘泽清,他还真的没有想到给刘泽清安排什么作战的任务。

    跟在自己身边是不行的,自己参与作战,本来就是形势上面的事情,不可能长时间的参与到厮杀之中。

    “刘总兵,本官不是没有想到你,既然你想着参与到厮杀之中,那就跟随郑锦宏,参与到厮杀之中,你参与过无数希科走上去像好朋友似的亲热地拍了拍她的肩背的战斗,应该知道守住小山坳出口的重要性,若是守不住小山坳的出口地方,流寇会大量的逃走,此番作战的成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遵命,下官这就去准备。”

    不一会,郑凯华、赵单羽和梁兴力等人进入了中军帐。

    “赵单羽,梁兴力,你们留在中军帐,杨大人也留在中军帐,若是有什么需要紧急协调的事宜,你们配合杨大人做出决断。”

    “凯华,你跟随在我的身边,参与厮杀,你已经十六岁,马上就是十七岁了,早就是男子汉,这是你第一次参与厮杀,那些血腥的场景,你可能会不适应,但一定要适应,作战要服从命令,不能够擅自行动,你必须跟随在我的身边,不能够贸然的冲杀,明白吗。从由甲踏进餐厅房门打开的那一刻起”

    杨廷枢也想参与作战,不过他有自知之明,他要是参与厮杀,纯粹是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