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豁然开朗
    “释北,你也这么大了,有些话本来是不需要我多嘴的,但是你这次,怎么就犯糊涂了呢。”

    云还以为她担心自己的决心宜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感情的吴海俊却用另一只未扎绷带的手一把打掉林若楠伸过来的手事情,有时候不是别人怎么说,怎么评价就能左右的,你得跟随你的心。释北,难道平日里你和慕容的相处,当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一席话说得莫释北也是一愣,随即脑海中也想起了自己和苏慕容往昔的甜蜜时光,不由地微微皱眉,当下转身就要回去。

    云宜见他如此心急,也不由地笑着摇了摇头,莫释北对苏慕容还是挺上心的。

    只希望这次他回去,两人能将误会解释清楚,冰释前嫌好了。

    顾念被莫释北拒绝之后,神情也有些暗淡,看得莫老爷子心里也是十分难受,不禁拍了拍顾念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咱们要有一点耐心,先别着急。”

    顾念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乖巧地说道:“我都听爷爷的。”

    莫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是他心目中理想儿媳,此时也没有外人,莫老爷子便又接着问道有时简直令人失望:“你父母那边是怎么说的,你刚刚也听释北说了,这绯闻也压根是无中生有,你家那边还是要你多说话。”

    “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心吧,我和释北哥哥在一起这么久,我知道他的为人。”顾念笑呵呵地说道。

    别说这是一场误会,就算是真的,她也不会介意。

    早在家里的时候,母亲就教导过自狗皮像一张脏布一样在肋骨上挂着己,男人在外面应酬,逢场作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他心中还有你,能顾维持家族稳定,那就够了。

    而这种事情,很明显苏慕容就无法做到自己这一点,她倒是挺期待,不知道苏慕容知道后,会闹成什么样。

    而莫老爷子也自然是十分讨厌这一点的,这样一来,只会让他们的婚姻加速破灭。

    莫释北直接回眼神灰暗到了蓝水湾,但苏慕容并不在。

    此时,莫周桔子、杨莉莉释北也稍稍冷静下来了,或许云宜说的很有道理,感情的事情,还是只能自其中谈得就是朱友四和王兰英的事己用心体会!

    虽然当时苏慕容犹豫了,可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自己和苏慕容还是相处的挺愉快的。

    他想再给苏慕容一次机会,让她亲口告诉自己,对自己是不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

    莫释北问过王妈之后,王妈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如实相告,说道:“夫人说是要出去买点婴满脸福相儿用品,一大早就出去了。”

    莫释北点了点头,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快,他给苏慕容打电话,却显示已经关机了,莫释北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苏慕容什么时候买不好,这种事情也压根不用她操心啊。

    没有办法,莫释北只能再次去了公司,心想着自己先预定一家酒店,和苏慕容吃顿晚餐,也算是把误会给解除了。

    莫释北将一切都显得很美好,认为只要把事情说清楚了,两人就能回到从前了,可是苏慕容那边,却是迟迟联系不上。<省委副书记朝阳致悼词br /><可她是这么说的br />宋易熙一出狱,简单地洗漱一下之后,便来到了医院。

    此时,李父和李母也早已经冷静下来了,看短短两天到宋他的眼睛顺着弧形海岸往南易熙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像上次那般抵触。

    李芸欣眼尖,看到宋易熙之后,脸上的笑容也灿烂起来,手也跟着扬了起来。

    “老公,你来了。”李芸欣笑的很是开心。

    宋易熙脸色有些憔悴,眼里更是带着几分悲楚,一下子就拉住了李芸欣的手,很是伤痛地说道:“芸欣,你怎么这么傻,你要是出了一点事……”

    “我没事,只要你好了,我就什么事都没有。”李芸欣认真地拉着宋易熙的手,点了点头说道。

    宋易熙起身,将李芸欣揽入了怀中,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她的头发,柔声道:“我没事了,芸欣,谢谢你。”

    虽然知道这是一场局,但李芸欣依旧心怀感动,为了宋易熙,她是真的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李母本来已经恢复了平静,此时看到这样的场景,也忍不住再次抹起了眼泪。

    即使是自己心里对宋易熙有很多的不满,可如今事已至此,李芸欣也刚刚从鬼门关里给救了回来,他们也不能多说什么了。

    李母更是直接说道:“易熙啊,我们芸欣为了你,可是连命都不要在这点上了,我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评价里,也不管你商场上做了什么事情,我现在只要你保证,这辈子都要对李芸欣好。”

    “芸欣就是我们的命根子,从小到大跟着我们,没有受过一点的委屈,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不想还有第二次发生,现在你原来跟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李芸欣再受到任何委屈!”

    宋易熙松开了李芸欣,后者更是兴奋地拍了拍宋易熙的肩膀,抢先一步回答道:“爸,妈,你们放心,有你们的支持,我和易熙一定会越过越好的。”

    宋易熙也是连连点头,起身望着二老,十分认真地说道:“爸,妈,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会对芸欣好,要是我做不到,那就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宋易熙已经发起了毒誓,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李芸欣捂住了嘴巴,不停地摇头说道:“别说了,我才不要你说这样的话。”

    “芸欣……”

    李父一支烟抽完之后,才走到里面来,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纵使千般不愿,这一声爹他也只能认了。

    随后,李父又说道:“说这些都没有用,宋易熙,我只要你记住一句话,你只要对我女儿好,该少你的一份不会少,若是不好,你信不信我就算是拼了李氏,也不会少你好过!”

    一席话说得李芸欣鼻子一酸,声音也有些哽咽了,她说道:“爸,妈,谢谢你们,我今后一定会和易熙好好地过日子,不再让你们担心了。”

    “他就找来了干休所其他的人好孩子!”李母哭着将李芸欣抱紧,而李父此时也是一脸严肃地说道:“宋易熙,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

    宋易熙和李芸欣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刚出去,宋易熙就直接叫了一声爸。

    李父的脸色虽然还有些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紧接着便坐了他反复告诉自己下来,直接就说道:“我不管你和芸欣说了什么,让她这么死心踏地的愿意帮你,这件事情我也不想再追究,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要是下次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宋易熙低下了头,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但既然李父没有把话说破,宋易熙也只是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爸,你放心,只要这次的危机能过去,以后我们都会好好的。”

    “先别说大话,要做出实际行动来,我们都看着你呢,但愿你能说到做到!”李父说完,得到宋易熙的保证之后,便说道,“你再进去陪陪芸欣,她现在最需要的人,还是你。”

    李致刚进来就看到了宋易熙进去的身影,而李父坐在椅子上,又点燃了一根烟,愁眉苦脸地抽着。

    李致缓缓地上前,看这样子,只怕是李父和李母都已经接受了宋易熙。

    说来也是李致抱着最后一丝侥幸,事已至此,他们都拿李芸欣无可奈何。

    “宋易熙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听说中央都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有人下来负责此次事情。”李父抬起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让把守的几个人给打了是李致之后,就直接问道。

    “目前还在交涉,只能说暂时压制下来了,我们还得重新找证据,那帮人可不是用钱就能收买的。”李致淡淡地说道。

    李父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烟,最终还是叹息一声,说道:“让你为难了。”

    李致没有吭声,看了看里面传来的哭声,李致便轻声说道:“他在这儿,我就暂时不进去了,我先走了。”

    “行,你先去公司吧。”

    李致刚走出医院,就接到了苏慕容的电话。

    李致稍稍打起了一点精神,往前大步走着,接着电话笑问道;“大忙人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苏小姐?”

    苏慕容倒是被李致说的有些”他不带表情地说不好意思起来,之前就说过了几次,要请李致吃饭的话,但一直磨蹭到今天都没有行动。

    “不知道李总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谈谈合作的事情。”苏慕容笑呵呵地说道。

    李致也明白,苏慕容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他依旧乐意见一次面,便笑着说道:“我刚从医院出来,正要去公司,如果方便的话,那就十一点见吧。”

    苏慕容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便点了点头说道:“OK,没有问题,我在你公司门口等你。”

    一见面,苏慕容便笑着迎了上去,虽然之前自己对付宋易熙的事情,让莫家的人很是不满,但在苏慕容看来,这些压根就不是事。

    她并没有做那些能损害莫氏利益的事情,更没有暗中纠集做什么对不起莫释北的事,她做任何事情都是坦坦荡荡的,因此这次见李致才毫无压力。

    “李总,好久不见。”苏慕容熟络地打着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