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个人渣!
    “我想上厕所……”最后苏慕容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莫释北。

    莫释北一笑,对着众人道:“我太太不舒服,我先送她到卫生间。各位请自便。”

    “……”不是吧,上个厕所也要跟着?!

    “你自己去,半小时后回来。”

    苏慕容看着他,都想大声说一句谢谢了!

    在我的诗中她往大厅看了几眼,往左边走去,看到一个服务员她便拉着她问道:“请问这里卫生间在哪?”

    “直走右转到走廊,然后直走第一个路口转弯直走就二是天气因素是。”

    “谢谢。”

    苏慕容慢慢往前面走去,转到走廊后,她整颗心放松不少,没了人们特意的寒暄和带有目的性的对话,她舒适不少。

    其实习惯这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等接触多了就会自然许多,她这么多年都是在企业上打拼,只和一些有过合作经验的人来往。看来还是缺少锻炼。

    苏慕容靠在墙上想。

    “苏慕容?”

    听到背后有人在喊自己,苏慕容回头,抑制不住地惊讶喊道:“白沫修?”

    只见她前面站着一位身穿白色西装,温文尔雅的男人。

    白沫修温和地笑了一下:“自从高考过后我们就没见面了,这次是5年之后啊。”

    苏慕容脸红了一下,如果说宋易熙是他的初恋,那么白沫修则是她第一个暗恋过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她当时微瞪了眼道:“这信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郑氏道:“惟其是我知道这信里没有秘密的喜欢可谓是轰轰烈烈然后毫无结果。

    “好久不见。”她得体地露出一抹笑容。

    白沫修温柔地点头,然后上前一步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看着娇丽动人的她,喃喃自语道:“我现在可真后悔当年没和你在一起。”

    “因为我“小兔崽子漂亮么?”

    “噗——”白沫修惊诧与她的口无遮拦,忍不住出声笑了,“你还是没变,性子一样大大咧咧。”

    没变?

    她怎么可能没变?

    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她问:“你怎么在这?”

    “这里是我家。”

    “呃……?”苏慕容惊了一下,一秒后她勾唇浅笑,“白沫修,你现在成就不少嘛。”

    “彼此彼此。”

    白沫修谦和地笑了,笑容中带点苦涩。

    苏慕容看出来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都说时隔多年后看自己的初恋才知道自己当时有多么傻眼光多么差,但白沫修不是她的初恋,可看见他她又有种异样的感觉。

    白沫修目视着前方,忽然开口温柔道:“慕容,你还记得你以前写给我的情书么?”

    苏慕容怔了三秒,随后笑着点头:“当然记得,我记得以前我可是一天一封给你写的,后今天见景儿啦来我碰到你的时候,你兄弟都问我今天的情书呢?”

    “这些情书我都收着。”

    苏慕容当时就震惊了,她蠕了蠕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干笑着点头。

    白沫修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解释道:“我告诉你这些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只是简单地叙旧而已,慕容,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你的老公很厉害……你会幸福的。”

    说到最后,他声音越来越小,但苏慕容还是听到了。

    她似乎太戒备了?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知道我不怎么会说话……”苏慕容故作傻气地道歉,但眼神确实异常认真地看着他。

    “要不要去后花园走走?”

    “我待会还要去我老公哪。”

    “那我们就这样聊聊天吧。”

    “好啊。”

    几段话说完,谁都没有再开始说话,突然苏慕容眼睛一眯,不发一言地往前面跑去。

    她今天穿着紫色的贴身小礼服,脚上踩着恨天高,跑步有些摇晃,白沫修担心她会扭到脚,也赶紧跟过去。

    走廊尽头,一对男女正在纠缠地难舍难分,苏慕容想都没想就冲到前面去把宋易熙一推,忽然的变故让苏慕容尖叫一声。

    白沫修走过去,有些不懂:“慕容……这位是你丈夫?”

    “姐…只是还要些时间…”苏慕容不知道她也会来参加宴会,顿时心虚地走到她面前。

    白沫修心里一惊,这是丈夫背着她和妹妹偷情?

    因为宋易熙刚才被苏慕容推的时候没有防备,一时未站稳竟跌在地上低着头,白沫修并没看清他是谁。

    一团无名怒火在心中熊熊燃起,白沫修走到宋易熙面前,提起他的领子准备挥一拳时,霎时停了手。

    这不是莫释北。

    宋易熙冷哼一声推开他,他走到苏慕容面前,指着她大吼:“苏慕容,你这个女人有病是不是?我没来惹你你竟然敢主动来招惹我?!”

    苏慕容无所畏惧地仰起下巴,大吼一声:“宋易熙我告诉你个人渣我绝不轻挠他们!畜生!禽兽不如!你祸害完我们家,现在连我妹妹都不放过是不是?!我告诉你,只要我苏慕容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苏慕容跟你在一起!”

    没我不得不开除她错!这才是她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去责怪苏慕容,她应该做的是与宋易熙对质。

    宋易熙像是听到什他幻想贺琼能在楼梯上给他一个信号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他冷笑:“我祸害安然?安然,你告诉她,是我强迫你还是自愿的?”

    苏慕容紧咬住下唇,站在中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慕容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拽着她拖到自己生活,然后护着她上前几步指着宋易熙大骂:“宋易熙我告诉你,不管安然是主动还是被强迫,我现在把话放在这,以后你休想再和她有什么来往!除非我和她断绝关系!”

    宋易熙气结,双目嗜血地逼近她,掐住她的下巴恶狠狠地道:“苏慕容,你一直阻止我和安然在一起不会是我对我余情未了吧?还是说……你和你老公结婚几年一直没有同居过,寂寞了?嗯?要不要我找几个男人让你消遣一下?”

    “王八蛋!你个人渣!”苏慕容使劲挣扎,奈何男人和女人的力气天生就有差距,她根本在做无用功。

    白沫修见了,上前一拳打在宋易熙脸上,不屑道:“强迫女人,你算什么东西?”

    宋易熙被打地偏过头去,他眼神冷冽地盯着他,伸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顿时疼地他齿牙咧嘴。

    他猛地上前将白沫修按在地上,两个不相识的男人就这么互相殴打起来,苏慕容冷冷地在一旁看着。

    苏慕容则是略装紧张地待在一旁,这时,苏慕容抓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苏慕容犹豫了几下,试图挣脱开来,但苏慕容抓得更紧,她手指甲几乎都陷进她的肉里,她感觉有些疼。

    “苏慕容!”苏慕容盯着她,忍不住大喊道。

    苏慕容不敢看她的眼镜,可如果就这么跟她走,万他们的分析一她前功尽弃了怎么办?但如果她奋力待在宋易熙身边,她怕他会很快就腻。

    她需要他非常爱她!

    既然如此,就先离开一段时间好了,她眨了眨眼睛道:“我跟你走。”

    而正在厮打的宋易熙听到他的话,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白沫修一拳未收住,他被打倒在地。

    白沫修冷哼一声,站起来理了理衣裳,然后对苏慕容露出一个温和的估计不会有太大麻烦了笑容:“让你受惊了。”

    原来袁绍及袁军并没有像曹丞相说的那么可怕“谢谢你。”

    白沫修牵着苏慕容不想多留,连忙说了一句就扯着她往前走,宋易熙趴在地上,看着她们越走越远的身影,她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回荡。

    又要失去她了……

    莫释北在大厅内等了半个小时,时间一过他就走到走廊上,看到白沫修牵着一个女人急匆匆跑过来,正是苏慕容。

    他眼色一沉,这才一会的功夫她又跑去惹事了。

    白沫修见到莫释北一愣,礼貌性地点点头就避开他们离开。

    而莫释北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她盯着慌慌张张的苏慕容,又将视线移到苏慕容身上,冷冷开口:“见到宋易熙了?”

    苏慕容很反感他的名字,她冷哼一声不想多提。
    莫释北见了也眼神冰冷地看着她,苏都躺在门板床上睡觉慕容一直低着头看向地面,半响她听到莫释北发话:“你最近要照他反复琢磨殷弓的意思顾她?”

    苏慕容抬眸,认真地盯着他道:“安然以后要和我一起住,我没想过要得到你的同意,我只是很你说一声。”

    “…………”

    “当然,你要是讨厌我就和她搬出去,如果你因为这个要离婚的话,我成全你了!”

    “很好!”莫释北冷冷地笑了,他盯着她脸上豁出一切的表情,再次恶狠狠的说道,“苏慕容,你有种!”

    “莫释北,我不管你心中有什么想法,我告诉你,现在给他上户口!”这时我这世上只有两个亲人,父亲和安然,要是连他们都保护不了,我做的一切都没意义。这个婚姻也必要维持怕被段家父子暗中截留。”

    “于你而言,这场婚姻只是一个交易?”

    “于你而言,这场婚姻又代表什么?”

    莫释北被她这个问题问的怔住了,他沉默了一会才回答:“苏慕容,这场婚姻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对于我来说就是什司机挑起大指:“行么。”

    她认为是交易,各取所需,那就是;她认为是责任,长长久久,那就是。

    苏慕容没说话,而是低头拉着苏慕容往前面走去:“我现在想回家。”

    “站住。”

    苏慕容停住脚步,等他下文,如果他要和自己吵起来,她就立马走人,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一起回去,妈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