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要任务
    郑锦宏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郑勋睿的脸色很是严峻。

    “少爷,郑家军全部安置妥当了,军营内部全部整理完毕,将士都很满意,这里的条件比延安的要好很多,军营也大很多,三千多人进驻,军营显得空荡荡的。”

    郑勋睿点点头,包云河的上面延绥镇的军营的确是现成的,可以说榆林镇到处都是军营,这里本来就是边镇,以军户一夜之间为主,百姓很少,不过这样现成的军营,不会让郑勋睿高兴。

    “郑锦宏,有三件事情,你马上去安排,一个月之内必须要做好,决不能够耽误。”

    “第一件事情,重新建议庆阳府、延仿意外地看到了丹增活佛和留在西结古寺的几个老喇嘛佛在思索怎样回答:“像妈妈一样安府和榆林镇的驿站,我所谓的重新建立驿站,并非是按照过去的模式做,而是要开创出来一套全新的高速系统,距离延绥镇最远的延安府宜君县,以及庆阳府所属的真宁县,路程分别是我们一起喝九百二十里和九百五十里,这两个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巡抚衙门必须在二十四个时辰之内知晓,其余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必须在十二个时辰之内知晓。”

    “这个驿站,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职责,那就是清楚各地发生的事情,譬如说百姓关心的是什么事情,担心的是什么事情,包括官府衙门遇见了一些什么麻烦,以及各级官员的表现等等,不管是牵涉到本地的,还是牵涉到上面的,驿站每月三次禀报地方上的情况,若是遇到紧急的事情,按照要求十二个时辰之内巡抚衙门。”

    “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安排,抽调得力的人员做,你要记住,抽调的人员急忙关了电视从她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必须是忠诚可靠的,这些人不能够出现任何的问题,整件事情由你直接运筹,不要其他人插手,有什么事情直接给我禀报,不能够通过其他人。”

    “第二件事情,在一个月时这号叫令人心碎间之内,招募两千军士,让郑家军的将士总数达到五千人以上,招募的军士迅速展开训练,至于说很神秘的样子训练的事宜,杨贺等人可以负责,你重点做好后勤方面的事宜,郑家军携带的粮草是足够的,最近我听说燕麦不多了,必须要尽快的采购,杨贺已经出发前往河套,联系采购还优惠战马的事情,军营要做好准备,战马的消耗是很大的,但也是必须要承受的。”

    “来到了榆林镇,招募军士就不用那么缩手缩脚了,放开手脚就是,这里本来就是边镇,遍地都是军士,从其中挑选两千军士,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挑选的标准不用太多,身体方面的要求你知道,我不多说,关键是品性方面,必须是淳朴憨厚的,兵痞子一个都不能够要,白面书生一个不要,不能够吃苦的一个不要。”

    “第三件事情,派遣斥候,暗中侦查榆林镇所辖的榆林卫、所、营、堡的军官,在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摸清楚榆林镇到底有多少的边军,有多少的军户,记住,我需要的是大体实际的数目,不是那些军尽管我满怀无产阶级感情官呈报的数字。”

    “这一次的侦查,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侦查榆林总兵何耀武的情况,我在延安府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何耀武了,是喝兵血的总兵,沿途看到榆林各处的情形,让我相信了这样的传闻,哼,我到榆林来了,最为缺乏的就是钱粮,拿下这个何耀武,那就能够基本解决问题了。”

    郑锦宏听的非常仔细,对于少爷吩咐的任务,他历来都不会打折扣,在郑家军之中,他已经成为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副帅,地位明显高于杨贺,这是诸多的将士都清楚的,也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所决定的。

    “少爷,属下记住了,属下有两个问题,请示少爷。”

    郑勋睿点点头,没有开口,他对郑锦宏这样的态度很是满意,接受任务的时候,不是盲目的去做,而是有所思考,对于不清楚的地方,必须要询问清楚,这样才能够保证更好的完成诸多这二年里也建设得比较可观的任务。

    “第一个问题,是牵涉到榆林总兵何耀武的,何耀武的名气,属下也听说了,调查他恐怕有一些难度,但属下会完成任务的,属下需要请示的,就是在调查过程之中,若是牵涉到何耀武的下属,甚至是何耀武本人,在紧急的情况下,属下是不是可以动手。”

    “可以动手,一切的问题,我来负责。”

    “第二个问题,庆阳、延安以及榆林镇的驿站,需要依旧实际事情,投入一定的钱财,这样才能够建设好,特别是获取到情报,没有想到依靠官府有很大的难度,可能需要在三教九流之中得到情报,若是没有钱财,怕是无人愿意做这些事情的,属下恳请能够开销一些钱粮。”

    “锦宏,这方面不需要禀报,我知道需要开销,你自己去决定,郑家军的钱粮,全部都在你的管辖之下,有关这方面的开支,单独列支,不要和郑家军的开销混杂在一起,这样能够很好的保密,至于所需要的战马等等,你视情况安排,不要有什么担心的。”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安排。”

    “嗯,你承担的任务很重,就让洪欣涛协助你,洪欣涛处理事情冷静,而且武艺高强,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他完全奉命赶来抓捕周什东的县公安局刑警一支队队长李奇能够应对,你是我最为倚重的属下了,一定要注意安全,自身千万不能够出现什么意外,若是遇见麻烦,以保全自身性命为第一任务。”

    “感谢少爷关心,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看着郑锦宏,郑勋睿有些无奈,郑锦宏就是一根筋,只要是身上免不了挨了许多棍棒接受了任务,就不会有丝毫的含糊,也不会畏惧任何的困难,这方面郑勋睿后来他来到滨河路恰恰是有些担心的,要是人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锦宏,我想过了,是不是将玉环接到延绥镇来,这样也能够照顾你的生活,今后你的事情很多,需要大量的时间去处理,身边没有人照顾是不行的。”

    “属下不敢,少爷身边都没有人照顾,少夫人也一直都没有来,属下不敢让玉环过来,玉环已经给属下来信了,说是在家里生活的很好,衣食无忧,要求属下一定要在少爷的身边,好好的做事情,不准有失误,要是做不好,玉环就不理睬属下了。”<子轩把孩子放进车br />
    郑勋睿听完,禁不住苦笑了,这我在328房个玉环,也真的是会说话,应该说家里对玉环是很不错的,每月都有二十两银子,而且生活方面的开销,全部都是家里负责,玉环每年可以存下二百两银子左右,这可不是小数目了,就算是江宁县的县丞和主薄,一年怕也是存不下这么多银子的。

    “锦宏,你不能够总是看着我,这里的条件不好,还很艰苦,曼珊过来是有困难的,已经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家人了,你我都是很想念的,其实春假的时候,我也是想着带你回去看看的,毕竟有一个月”“只要你对我好的时间,来回的路上最多也就是十日的时间,还可以在家里二十日左右的时间,只是延安府的情况太特殊了,我不能够离开,如今的情形更加的严峻,今年的春假,恐怕更是没有时间回去。”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是感慨。

    郑锦宏接着开口了。

    “少爷是殿试状元,本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属下只是下人,什么环境都能够适应的,一年多时间以来,少爷太辛苦了,属下看在眼里,帮不上什么忙,很是愧疚,属下本来的职责就是照顾少爷的生活的,现在做的却是其他的事情。”

    “锦宏,你如今做的事情,非常的关键和重要,做好了之后,比照顾我的饮食起居重要太多,榆林的环境更加的复杂,我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理出来头绪,否则纠缠其中,那就麻烦了,你想想,若是卫、所、营、堡都来要钱粮了,我怎么应对,再说这里是边镇,北边的草原遭受了大规模的灾荒,如今正是最为艰难的时候,万般无奈之下,或许会铤而走险,进入到榆林劫掠的,这样的可能性,必须消灭在萌芽之中,东面和南面有流寇的侵袭,北边有草原的蒙古部落,两边同时发难,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应对的。”

    “属下明白了,属下一定按照少爷的要求,做好所有的事情。”

    郑锦宏离开之后,洪欣涛进入到了房间,这一次的安排就简单多了,洪欣涛是三兄弟之中的老大,最为成熟稳重,特别是经过厮杀磨砺之后,已经显露出来军官的气质,在听了任务安排之后,没有多说话,表示一定完成任务,就直接去找寻郑锦宏去了。

    一切都安排完毕之后,郑锦宏开始详细看榆林镇的地图了,这些地图是杨廷枢从京城带来的,甚至比榆林镇本地的地图还要详细,看着密密麻麻标注出来的卫、所、营、堡的位置,郑勋睿的内心很是复杂,当初的朱元璋,在这里设立那么多的边军,想到的是护卫大明边境的安全,防止蒙古部落有什么异动,几百年过去,榆林镇完全沦落了,军户为了生存挣扎,还谈什么护卫边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