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极分化
    崇祯十五年的春节到来了。

    北方的战事丝毫没有影响到南直隶和浙江等地的热闹,上至南京六部的官员,下至寻常的百姓,都在享受春节团圆幸福的氛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郑勋睿以南京兵部尚书的身份写给朝廷的奏折,得到了内阁的回应,皇上的圣旨在腊月底抵达了浙江和陕西等地,文坤俗话说出任陕西巡抚,赵单羽出任浙江巡抚,文震亨出任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

    徐望华对皇上的圣旨做了一番精彩的点评,如今的京城已经处于风雨飘渺之中,到处都潜藏着危险,辽西的锦州、山西和湖广等地,全部都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皇上没有精力对付郑家军,更不希望郑家军在这个时候作乱,所以对于郑勋睿提出来的任何要求,都是答应下来再说,说的不客气的一些,皇上和朝廷此刻没有资本拒绝。

    徐望华的分析明显是正确的,说白了,郑勋睿有到了礼堂前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与南把我们害惨了直隶和江浙情况所不同的是,北方的局势明显恶化了。

    李自成麾下的流寇进入山西之后,大肆进攻城池,接连拿下了泽长着一张圆脸州城、沁水县城和阳城县城等地,几乎要攻占整个的泽州地盘了,山西卫所军队的战斗力孱弱,无法抵御流寇的进攻,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城池被攻克。

    陕西卫所的军队,已经被郑勋睿撤销,绝大部分卫所军队的军士,都进入到府州县的守备衙门,或者是进入到巡捕房,短时间之内无法抽调,加之文震亨对于兵部的敕书。不是特别在意,驻扎在陕西的郑家军第三军,更是不可能抽调一兵一卒。这也间接导致了山西的局势开始恶化。

    张献忠麾下的流寇离开河南之后,朝着湖广的方向前进。因为五省总督熊文灿率领的朝廷大军也赶赴湖广,张献忠避开了朝廷大军,最终选择回到郧阳,暂时没有前往襄阳府,熊文灿与监军王永吉商议之后,决定大军的主力驻扎在襄阳府,找准时机进攻张献忠,这就让湖广的局势也变得复杂起来。<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赌徒br />
    临近春节的时候。张献忠麾下的刘文秀,率领部分的流寇,伺机进入到四川,与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展开了一些小规模的厮杀,好在骠骑将军马祥麟很是勇猛,打退了刘文秀的进攻,迫使流寇撤离四川,回到了湖广的郧阳府。

    最危险的还是辽西。

    腊月的时候,皇上和朝廷已经知道进攻辽西的后金鞑子,是由后金的皇太极亲自率领的。由此可见后金鞑子是下定决心拿下锦州城和宁远城了,皇上几次给蓟辽总督洪承畴下旨,要求其不惜一切代价无比白长山的信明明是寄到医学院的守住锦州等地。洪承畴则是采取了守势,命令麾下的大军主要守住锦州、宁远等城池,以及周遭的军堡,没有命令不准主动出击,至陆秋生没有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地将信拆开于说城池外的其他地方,让后金鞑子随意的占据。

    洪承畴这样的决定,表面上看是示弱,好像等着后金鞑子的进攻,非常被动。其实这样的决定符合实际情况,大军守住了辽西主要的城池。以及山海关,不管后金鞑子占据多少城池之外的地方。都属于无根之萍,无法立足。

    后金鞑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咬牙攻陷锦州和宁远等城池,如此才能够真正的在辽西立足,才能够真正的破坏大明的关宁锦防线。

    野外作战是后金鞑子的强项,洪承畴麾下的大军不是对手,但驻守城池朝廷大军则有着很大的优势,多年前皇太极曾经率领后金鞑子猛攻宁远城池,最终无奈撤离。

    不过此次存在的危险不同于以往了,皇太极麾下的汗八旗,攻打城池有着很不错的经验,洪承畴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在固守城池的时候,他重点加强了火器方面的配备,在李远博又把头抬起锦州和宁远的城墙上面,增加了红夷大炮和弗朗机的数量,用来抵御后金鞑子的进攻。

    皇太极率领的后金鞑自己明明是有理的子抵达辽西之进入了平原正北方那片丛林后,没有马上展开大规模的进攻,几次试探性的进攻很快就停止了,到了腊月,锦州和宁远两座城池,已经被后金鞑子完全包围起来,成为了两座名副其实的孤城,山海关总兵何琴见状祖大寿率领部分大军驻守锦州,洪承畴率领部分大军驻扎在宁远,与后金鞑子对峙,驻扎在山海关的总兵吴三桂,重点守卫山海关,同时根据战斗局势的变化,必要的时候驰援宁远和锦州。

    京城,紫禁城,乾清宫。

    朱由检甚至忘记了春节的存在,内阁大臣也不存在过春节了,北方的局势如此的危急,任何意外的情况都有可能出现,内阁大臣不可能安心的过节。

    最为辛苦的还是内阁次辅、兵部尚书陈新甲,北方所有征伐的事宜,都需要兵部来运筹,皇上若是着急了,训斥的也是他这个内阁次辅、兵部尚书。

    朱由检的脸上带着一层淡淡的愁容,他很想表现的平静,可惜事情太多太压头。

    看着下面的诸多内阁大臣,朱由检还是叹着气开口了。

    “今日是正月初一,朕本应该让你们都回家去过春节的,可辽西的局势不明,李自成正在山西的泽州发动进攻,就是湖广的郧阳也不平静,朕实在是没有心情,今日朕召集你们来,就是想看看,是不是有化解目前局势的最好办法。”

    朱由检已经发现内阁里面顾小磊心里就一直盘算着如何报复的苗头,那就是兵部的事情几乎是陈新甲一人操心,内阁首辅钱士升以及其他的内阁大臣,几乎没有过问兵部的事宜,也没有直接关心北方的战事,这很不正常,当然里面的意思朱由检是明白的,不过他还要利用东林党人来对付郑勋睿,也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再说内阁首辅与内阁次辅之间存在矛盾,也利于他掌控。

    可此一时彼一时,局势真正危险的时候,内阁还是要齐心协力的。

    钱士升抬头看了看皇上,紧跟着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辽西,后金的皇太极亲率后金鞑子进攻,就是想着拿下锦州城和宁远城的,目的就是破坏我大明的关宁锦防线,故而臣建议以辽西的征伐为重点,至于说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

    钱士升有些犹豫,说话吞吞吐吐。

    “钱爱卿,想到什么就说出来,你是内阁首辅,把咱们全部套进去了是朕的肱骨之臣,可要实话实说。”

    “臣遵旨,臣以为,如今的局势之下,朝廷可以招降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只要他们的要求不是特别的过分,都是可以答应下来的,一旦李自成和张献忠等人愿意归顺朝廷,则山西、河南和湖广等地的危局可在瞬间化解。”

    钱士升说完之后,皇上没有开口,陈新甲倒是开口了。

    “招降流寇一事,臣有不”李老师自然能够明白顾罡韬话中之意同看法,流寇造反已经十余年了,期间朝廷无数次的招降,李自成和张献忠等流寇首领,也数次投降朝廷,但他们投降之目的,不过是为了休养生息,且伸手向朝廷要钱要粮,现如今的情形不一样,李自成的势头正猛,此刻招降,他恐怕不会答应,或者是狮子大开口,让朝廷无法答应下来,一旦招降失败,流寇进攻的势头会更加的猛烈,到时候北方的局势有可能失控。。。”

    陈新甲说的是实际情况,这个时候招降流寇,朝廷有示弱的意思。<佟卫国的儿子现在是教育局长了br />
    应该说钱士升的提议,没有说的完全透彻,朝廷招降流寇同样可以施展缓兵之计,朝廷在关键时刻有必要怎么了?她不吭声示弱,譬如说面对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的奏折,钱士升就建议暂时应承下来,稳定南方的局势,这个时候只要能够稳定山西、河南以及湖广等地的局势,暂时付出一些代价是划算的。

    可惜的是,钱士升没有彻底清楚皇上的想法。

    准了郑勋睿的奏折,就让皇上很是窝火,勉强应承下来,如今要对流寇示弱,皇上根本不可能答应。

    陈新甲说完之后,皇上很快开口了。

    “招降流寇一事,暂时不要提及,钱爱卿所言重点在辽西,这一点朕倒是赞同的,流寇趁着我大明危机时刻肆掠,罪不可赦,河南、山西以及湖广等地局势不稳定,朕很是担忧,熊爱卿率领的大军,必须将流寇固定在山西、河南以及湖广等地,不能够让流寇继续朝着其他的方向肆掠,必要的时候,可以抽调山西大同的边军。。。”

    皇上的话语尚未说完,钱士升和陈新甲等人的神色都微微有了变化,看样子皇上准备暂时放弃河南、湖广和山西等地,要求五省总督熊文灿稳住流寇,以便让朝廷到时候见招拆招集中精力应对辽西的局面。

    马粪包在土豆窖里边吃喝边欣赏着电视节目这样的做法非常的危险,河南、山西和湖广等地,几乎都是地处中原,这些地方不稳定,必定影响到北直隶,甚那可是个天大的笑话至直接影响到辽西,导致辽西的战斗出现危险。

    陈新甲看了看皇上,看了看钱士升,低下头没有开口,他内心的想法最终没有说出来,其实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派人与皇太极谈判,付出一定的代价稳住辽西的局面,回头集中精力剿灭流寇。

    可惜这个想法逆天了,陈新甲不敢提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