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真的让娘亲感动呢
    听到这话,药老顿时嘴角一抽:“你这个小丫头,现在胳膊就往外拐几有时开会天后,等你长大了,还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

    “我到哪里去,你也是我的药老爷爷。等我长大了,一定挣钱给你买酒喝,天天让你喝到好酒。”巧儿兴奋地眨着大眼睛道。

    药老都被她逗笑了,这小丫头就嘴巴甜。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死人都被他说活了。

    “马-屁-精,药老爷爷还用你买酒啊,娘亲就能管够药老爷爷酒了。再说了,娘亲的酒可是超级好喝。”宝儿开口说道,他最是看不惯妹妹溜须拍马的莫样。

    巧儿还想说他在每家门前都驻足停留什么,看着门外进来的灵珊和凌雪,顿时一脸兴奋:“姐姐们,我娘亲呢,她怎么没跟你们一起回来?”

    听到这话,凌雪脸色绷紧,灵珊脸色也不好看。她们不想让两个小包子担心,更不能让他们出意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踩着雪好宝儿和巧儿。

    “你们娘亲去跟摄政王约会了,暂时不会回来,所以你们要乖乖听话。”灵珊开口说道。

    巧儿听到这话,顿时不悦,并没有注意到灵珊和凌雪有些微恙的脸色:“就知道娘亲重色轻儿女,有了爹爹就不管我们了。看看被我说中了吧,哥哥这下你没话说了吧!”

    宝儿小脸儿绷紧,打量着灵珊和凌雪异样的脸色,却没有说什么:“被你说中了,所以你赢了,这下你该满意了。”

    “哈哈,就知道我会赢,当然满意了,因为你没有我聪明。”巧儿兴奋地欢呼着,一脸得意。

    “你们一定饿了吧?我去准备饭菜。”凌雪说着,转身朝门外走去。

    宝儿看着欢呼的巧儿,认真研究的阿七,转身朝门口走去。追上凌雪:“凌雪姐姐,是不是娘亲出事了?”

    话音落下,凌好酒好菜好心情雪脸色一僵,转身看向宝儿冷酷的小脸儿,绷紧的神情。赶紧掩藏起所有的情绪:“小姐怎么会出事,别胡说了。

    小姐那么厉害,没人能动得了她。小姐只是和你们爹爹去约会了,很快就会回来。”

    “凌雪姐姐,每次你说谎的时候,眼睛都会眨三下。娘露莎便也就稀里糊涂地给加上了亲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难道她有危险?”宝儿小脸绷紧,直直的盯着凌雪,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那儿空空的
    明明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可那眼神如此冰冷,犀利,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看的凌雪脸色更是绷紧。

    “娘亲到底怎么了,你快说话啊,难道他出事了活动深入人心?”宝儿小眉头紧皱,更是一脸担心。赶紧奔过来,一把拉住凌雪的手。

    凌雪跟了洛瑶好几年,宝儿和巧儿也是看她看着长大的。

    虽然两个小包子只有四岁真怪,可聪明,冷酷,睿智,却丝毫不是这个年车子开到许抒家楼下纪该有的。如今看着宝儿如此逼问自己,凌雪也不好隐藏。

    于是凌雪将洛瑶受伤昏迷,被人带走,夏侯绝和公子玥守在花满楼的事情,通通说出来。

    听的宝儿小脸更是冷了几分,明亮的大眼睛,锐利冰冷,直直地射过衣着也比平日干净整齐来。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娘亲受伤了被人带走了,还有可能藏在的花满楼。但是你们进去后,没有找到人,只找到一个这歌声、挂面味伴我入睡多年大炉子?”宝儿又重复了一遍。

    凌雪轻轻点头:“没错,我们肯定小姐就在花满楼。只是没有找到,宝儿你千万别担心,摄政王和公子玥一定会连烂钉子都留不下一颗将小姐救出来的。”

    宝儿酷酷的小脸,更多了几分严肃。知道娘亲出事,不由担心。可看向药老爷爷的房间方向,宝儿眉头紧蹙。

    “凌雪姐姐,娘亲出事千万不要告诉巧儿,也不要告诉所有人。就当是娘亲和爹爹去约会了,这件事只有我们两个知道。”

    听到这话,凌雪里更多了几分佩服。虽然宝儿只有四岁,可是他遇事一向沉稳冷静,睿智犀利,这一点绝对遗传小姐。连她这个大人,都不由佩服。

    “钱都不是问题!要就给好,我一定保守秘密,绝对不会告诉巧儿,不让她担心。”凌雪一脸绷紧。

    声音刚落下,门口一个守卫进来,赶紧向凌雪汇报着夏侯绝进去入药王神鼎,君凌辄和洛瑶在神鼎空间里面疗伤的事情说出来。

    这是公子玥特意但方竹这个孩子不错交代的,她怕凌雪和灵珊担心,赶紧派人回来跟她们说一声。

    听到夏侯绝也进入了神鼎空间,凌雪这才松了口气。

    夏侯绝的本事,她可是很清楚。如今有摄政王在,他一定不会让小姐出事。
    凌雪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只是一想到洛瑶受伤,凌雪心里更是担心。

    倒是一旁的宝儿,冷酷的小脸儿虽然绷紧,却没了刚刚的担心:“凌雪“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姐姐,你就放心吧。爹爹那么厉害,他一定会保护娘亲的。

    再说了,娘亲现在受伤,刚好爹爹可以照顾她,可以给他们制造更多的相处机会。

    万一爹爹真的让娘亲感动了,说不定娘亲一高兴,又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了。所以我们要往好处想,爹爹和娘亲一定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话,凌雪都被宝儿逗笑了。也只有宝儿这样的小鬼,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是从一个四岁孩子口中说出的,可是凌雪却觉得不无道理。

    见是一团纸“好,我知道了,宝儿真的很厉害。”凌雪说道,转身朝厨房走去。

    这下,她绷紧的心,可以稍稍放下了。

    房间里,宝儿赶紧去找巧儿,陪着她玩,让灵珊去给凌雪姐帮忙。宝儿不过是想,将刚才的消息告诉灵珊,不想她担心而已。

    醉仙居的侧门,又一个身影进来,居然是安博丰。

    前几天,洛瑶接到那个纸条,说要用宝儿的性命交换她也应该犒劳一下两位兄弟手里的酿酒的配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安博丰也只是在梨花街上,见到洛瑶一次。然后就没有了她的消息,自然担心的不行。

    想起之前洛瑶说过,如果安博丰有什么急事,就去醉仙居的侧门找她。安博峰这才急慌慌的赶来,只想见到洛瑶。

    此刻看到宝儿和巧儿还有阿七,平安的站在院子里,安博丰绷紧的心,这才松了口气,终于能放下了。

    只要两个小包子,没事就好了。